客服热线: 95580 | 信用卡客服:400-88-95580

商业银行助力美丽中国建设需统筹好三方面关系

发布日期:2018-05-08

金融是现代经济的核心。发展绿色产业、建设美丽中国、满足人民美好生活需要,离不开绿色金融的支持。党的十九大报告已经为未来中国推进生态文明建设和绿色发展指明了路线图,商业银行加快发展绿色金融,支持绿色经济发展,助力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责无旁贷、大有可为。

发展绿色金融

需处理好三方面关系

与传统金融不同,绿色金融最突出的特点在于将对环境保护和对资源的有效利用程度作为计量金融机构活动成效的标准之一,关注环境保护和社会效益,追求金融活动与环境保护、生态平衡的协调发展。为此,商业银行在发展绿色金融时,需要统筹好三方面关系。

一是要处理好政府与市场的关系。政府和市场的关系问题一直是经济学界争论的焦点。从某种程度上讲,绿色金融具有“准公共品”的特征,绿色金融及其背后的绿色项目可以为全社会带来有益影响,但这种影响却无法体现在货币化的收益当中,也就是说存在“外部性”问题。为此,在当前市场机制并不十分完善的情形下,只有将政府的作用和市场的力量有机地结合起来,促进环境“外部性”收益“内部化”,才能够更好地促进绿色金融的发展。

二是要处理好经济效益与社会责任的关系。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在不同场合反复强调“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从长远的角度统筹了绿色发展的经济效益与社会效益。金融机构彰显社会责任义不容辞。但绿色项目一般投资回报低、周期长,而金融的本质是商业化和逐利性,从而导致发展绿色金融在经济效益与社会责任之间存在一定的冲突。为此,发展绿色金融,金融机构既要算政治账、责任账、长远账,也要算好经济账,使得二者协调平衡、相得益彰,实现绿色金融的商业可持续发展。

三是要处理好防风险与促发展的关系。打好防范化解重大风险攻坚战,重点是防控金融风险。环保产业具有高风险、不确定性等显著特征,与金融机构特别是商业银行稳健的经营理念难以协同。当前,我国绿色金融的实践尚处于探索和起步阶段,面临着环境风险、绿色欺诈、信用违约等诸多挑战。为此,发展绿色金融,金融机构要处理好风险防控与业务发展的关系,防止出现绿色项目杠杆率过高、资本空转和“洗绿”等问题,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底线,促进绿色金融与绿色产业之间形成良性循环。

邮储银行

发展绿色金融的主要实践

中国邮政储蓄银行(以下简称“邮储银行”)认真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绿色发展战略和监管要求,坚持创新、系统、共赢的绿色发展思维,积极创新金融实践,全力推动绿色发展,取得了一定成效。

一是牢固树立绿色发展理念。理念是行动的先导。邮储银行主动将绿色发展纳入公司治理框架,在董事会层面设立了社会责任委员会,负责实施、监督和评估绿色金融发展战略,总分行均成立了绿色银行建设领导小组,不断健全和完善绿色金融专业组织保障机制;在具体战略布局和实施方面,邮储银行已将绿色发展理念体现在全行“十三五”战略发展规划中,并配套制定了具体详细、可操作性强的实施细则,确保将绿色发展理念贯穿到全行的经营管理全过程。

二是积极创新产品和服务。为激发绿色金融发展动力,在资源配置方面,邮储银行设置了绿色信贷专项额度,引入了差别化风险定价机制和差异化经济资本分配机制,并将绿色金融纳入全行绩效考核范围。在产品和服务模式创新方面,针对小微企业、个体工商户和普通农户等邮储银行重点服务客群,研发推广光伏扶贫贷款、“掌柜贷”、小水电贷款、林权抵押贷款等绿色普惠金融产品,并通过“信贷+非信贷”“投行+商行”“融资+融智”等服务模式创新,不断提升绿色金融综合服务能力。截至2017年年末,邮储银行绿色信贷余额(含专项融资)超过3600亿元,占比高于银行业平均水平,“两高一剩”行业贷款占比处于行业较低水平。

三是加快绿色金融人才队伍建设。邮储银行与国际金融公司(IFC)开展环境与社会风险咨询合作,加强与监管部门、行业协会及银行同业的沟通交流,持续开展绿色信贷培训,加强绿色信贷专业人才培养,注重培养和引进绿色信贷专业人才,打造了一支理念先进、视野开阔、能力突出的人才队伍,为发展绿色金融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四是加强绿色金融风险防范。邮储银行把防范工艺落后、污染严重的零售信贷,以及能源与环保要求较高、产能过剩严重的公司授信两大重点领域的环境风险放在更加突出的位置。严格“两高一剩”等环境与社会风险敏感领域差异化的准入标准、审批流程及授权安排,坚持“环保一票否决制”,对于环保违法违规的客户、业务与项目实行“零容忍”政策,强化风险限额管理,有效控制“两高一剩”等敏感性行业增速和占比,切实防范环境、社会与治理风险。截至2017年末,邮储银行绿色信贷不良率为零。

健全绿色金融发展的长效机制

生态环境保护任重道远,绿色发展仍在路上,需要加快健全绿色金融发展的长效机制。对此,有以下几点建议:

一是统一内外部绿色金融标准。标准问题是绿色金融技术体系的核心问题,涉及国际与国内标准、各产品和各机构分类标准的衔接与统一问题。一方面,要主动对标国际标准,例如有效衔接国际金融公司(IFC)社会与环境可持续性绩效标准以及世界银行集团环境、健康和安全指南(EHS指南),持续提升国内绿色金融标准的国际认可度与影响力;另一方面,要统一国内相关标准。例如加快统一国内绿色信贷、绿色债券、绿色股票、绿色发展基金、绿色PPP等不同绿色金融产品的内涵、标准与统计口径,实现各类绿色金融产品内在、实质的一致性。

二是加快健全绿色投融资机制。投融资机制是影响绿色金融发展的重要因素。一方面,建议加强绿色金融基础设施建设,包括完善绿色金融相关信息平台、绿色评级体系,加快环境交易市场全面建设;另一方面,建议加快完善相关法规,健全相关产融政策,充分发挥政府的引导作用和市场的主体作用,加快培育和建立多元化、社会化、市场化、绿色化的绿色金融市场体系。

三是强化发展绿色金融的激励与约束。激励约束机制是绿色金融发展的动力之源。一方面,建议继续完善绿色金融发展的正向激励机制。例如在税收和资本占用等方面,对积极发展绿色金融的商业银行给予一定优惠,并健全绿色信贷的贴息机制和担保机制,降低绿色融资成本;另一方面,强化绿色金融发展的约束机制。例如从产业政策、金融政策和舆论引导等方面,持续强化抑制高污染、高能耗和产能过剩行业的约束机制,并加快将绿色金融纳入宏观审慎管理,对系统重要性金融机构的绿色金融活动进行微观审慎监管,作为对金融机构监管评级、机构准入、业务准入和高管履职评价的重要内容。

(作者系中国邮政储蓄银行行长 吕家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