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服與投訴熱線: 95580 | 信用卡客服與投訴熱線: 40088-95580

商業銀行助力美麗中國建設需統籌好三方面關係

發佈日期:2018-05-08

金融是現代經濟的核心。發展綠色產業、建設美麗中國、滿足人民美好生活需要,離不開綠色金融的支持。黨的十九大報告已經為未來中國推進生態文明建設和綠色發展指明了路線圖,商業銀行加快發展綠色金融,支持綠色經濟發展,助力打好污染防治攻堅戰,責無旁貸、大有可為。

發展綠色金融

需處理好三方面關係

與傳統金融不同,綠色金融最突出的特點在於將對環境保護和對資源的有效利用程度作為計量金融機構活動成效的標準之一,關注環境保護和社會效益,追求金融活動與環境保護、生態平衡的協調發展。為此,商業銀行在發展綠色金融時,需要統籌好三方面關係。

一是要處理好政府與市場的關係。政府和市場的關係問題一直是經濟學界爭論的焦點。從某種程度上講,綠色金融具有“准公共品”的特徵,綠色金融及其背後的綠色項目可以為全社會帶來有益影響,但這種影響卻無法體現在貨幣化的收益當中,也就是說存在“外部性”問題。為此,在當前市場機制並不十分完善的情形下,只有將政府的作用和市場的力量有機地結合起來,促進環境“外部性”收益“內部化”,才能夠更好地促進綠色金融的發展。

二是要處理好經濟效益與社會責任的關係。黨的十八大以來,習近平總書記在不同場合反復強調“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從長遠的角度統籌了綠色發展的經濟效益與社會效益。金融機構彰顯社會責任義不容辭。但綠色項目一般投資回報低、週期長,而金融的本質是商業化和逐利性,從而導致發展綠色金融在經濟效益與社會責任之間存在一定的衝突。為此,發展綠色金融,金融機構既要算政治賬、責任賬、長遠賬,也要算好經濟賬,使得二者協調平衡、相得益彰,實現綠色金融的商業可持續發展。

三是要處理好防風險與促發展的關係。打好防範化解重大風險攻堅戰,重點是防控金融風險。環保產業具有高風險、不確定性等顯著特徵,與金融機構特別是商業銀行穩健的經營理念難以協同。當前,我國綠色金融的實踐尚處於探索和起步階段,面臨著環境風險、綠色欺詐、信用違約等諸多挑戰。為此,發展綠色金融,金融機構要處理好風險防控與業務發展的關係,防止出現綠色項目杠杆率過高、資本空轉和“洗綠”等問題,守住不發生系統性金融風險底線,促進綠色金融與綠色產業之間形成良性迴圈。

郵儲銀行

發展綠色金融的主要實踐

中國郵政儲蓄銀行(以下簡稱“郵儲銀行”)認真貫徹落實黨中央、國務院綠色發展戰略和監管要求,堅持創新、系統、共贏的綠色發展思維,積極創新金融實踐,全力推動綠色發展,取得了一定成效。

一是牢固樹立綠色發展理念。理念是行動的先導。郵儲銀行主動將綠色發展納入公司治理框架,在董事會層面設立了社會責任委員會,負責實施、監督和評估綠色金融發展戰略,總分行均成立了綠色銀行建設領導小組,不斷健全和完善綠色金融專業組織保障機制;在具體戰略佈局和實施方面,郵儲銀行已將綠色發展理念體現在全行“十三五”戰略發展規劃中,並配套制定了具體詳細、可操作性強的實施細則,確保將綠色發展理念貫穿到全行的經營管理全過程。

二是積極創新產品和服務。為激發綠色金融發展動力,在資源配置方面,郵儲銀行設置了綠色信貸專項額度,引入了差別化風險定價機制和差異化經濟資本分配機制,並將綠色金融納入全行績效考核範圍。在產品和服務模式創新方面,針對小微企業、個體工商戶和普通農戶等郵儲銀行重點服務客群,研發推廣光伏扶貧貸款、“掌櫃貸”、小水電貸款、林權抵押貸款等綠色普惠金融產品,並通過“信貸+非信貸”“投行+商行”“融資+融智”等服務模式創新,不斷提升綠色金融綜合服務能力。截至2017年年末,郵儲銀行綠色信貸餘額(含專項融資)超過3600億元,占比高於銀行業平均水準,“兩高一剩”行業貸款占比處於行業較低水準。

三是加快綠色金融人才隊伍建設。郵儲銀行與國際金融公司(IFC)開展環境與社會風險諮詢合作,加強與監管部門、行業協會及銀行同業的溝通交流,持續開展綠色信貸培訓,加強綠色信貸專業人才培養,注重培養和引進綠色信貸專業人才,打造了一支理念先進、視野開闊、能力突出的人才隊伍,為發展綠色金融奠定了堅實的基礎。

四是加強綠色金融風險防範。郵儲銀行把防範工藝落後、污染嚴重的零售信貸,以及能源與環保要求較高、產能過剩嚴重的公司授信兩大重點領域的環境風險放在更加突出的位置。嚴格“兩高一剩”等環境與社會風險敏感領域差異化的准入標準、審批流程及授權安排,堅持“環保一票否決制”,對於環保違法違規的客戶、業務與專案實行“零容忍”政策,強化風險限額管理,有效控制“兩高一剩”等敏感性行業增速和占比,切實防範環境、社會與治理風險。截至2017年末,郵儲銀行綠色信貸不良率為零。

健全綠色金融發展的長效機制

生態環境保護任重道遠,綠色發展仍在路上,需要加快健全綠色金融發展的長效機制。對此,有以下幾點建議:

一是統一內外部綠色金融標準。標準問題是綠色金融技術體系的核心問題,涉及國際與國內標準、各產品和各機構分類標準的銜接與統一問題。一方面,要主動對標國際標準,例如有效銜接國際金融公司(IFC)社會與環境可持續性績效標準以及世界銀行集團環境、健康和安全指南(EHS指南),持續提升國內綠色金融標準的國際認可度與影響力;另一方面,要統一國內相關標準。例如加快統一國內綠色信貸、綠色債券、綠色股票、綠色發展基金、綠色PPP等不同綠色金融產品的內涵、標準與統計口徑,實現各類綠色金融產品內在、實質的一致性。

二是加快健全綠色投融資機制。投融資機制是影響綠色金融發展的重要因素。一方面,建議加強綠色金融基礎設施建設,包括完善綠色金融相關資訊平臺、綠色評級體系,加快環境交易市場全面建設;另一方面,建議加快完善相關法規,健全相關產融政策,充分發揮政府的引導作用和市場的主體作用,加快培育和建立多元化、社會化、市場化、綠色化的綠色金融市場體系。

三是強化發展綠色金融的激勵與約束。激勵約束機制是綠色金融發展的動力之源。一方面,建議繼續完善綠色金融發展的正向激勵機制。例如在稅收和資本佔用等方面,對積極發展綠色金融的商業銀行給予一定優惠,並健全綠色信貸的貼息機制和擔保機制,降低綠色融資成本;另一方面,強化綠色金融發展的約束機制。例如從產業政策、金融政策和輿論引導等方面,持續強化抑制高污染、高能耗和產能過剩行業的約束機制,並加快將綠色金融納入宏觀審慎管理,對系統重要性金融機構的綠色金融活動進行微觀審慎監管,作為對金融機構監管評級、機構准入、業務准入和高管履職評價的重要內容。

(作者系中國郵政儲蓄銀行行長 呂家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