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服熱線:95580 | 信用卡客服:400-88-95580

金融扶貧的“加減法”

發佈日期:2018-03-05

消除貧困、改善民生、逐步實現共同富裕,是社會主義的本質要求。黨的十八大以來,黨和國家把脫貧攻堅擺到治國理政的突出位置,特別是習近平總書記提出精准扶貧、精准脫貧基本方略以來,脫貧攻堅工作取得了顯著成就。

2012年至2016年,我國貧困人口由9899萬人減少至4335萬人,累計減少5564萬人,年均減貧1391萬人。

成就是顯著的,但任務仍舊艱巨。

黨的十九大報告指出,堅決打贏脫貧攻堅戰。要動員全黨全國全社會力量,堅持精准扶貧、精准脫貧。確保到2020年我國現行標準下農村貧困人口實現脫貧。為此,中央要求引導多種資金參與扶貧開發工作,鼓勵和引導各類金融機構加大對扶貧開發的金融支持。

資本是發展生產的基礎要素,而資本的形成離不開資金的支持。作為資金的重要供給主體,商業銀行在促進貧困地區經濟發展和貧困人口增收脫貧方面能夠且應該發揮重要作用。

新時代扶貧的新轉變和新挑戰

當前,我國已經進入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新時代,社會主要矛盾已經轉化為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發展之間的矛盾。貧困地區和貧困人口作為我國發展中顯著的短板和弱項,成為了解決新時代社會主要矛盾的重要突破口。

一是新時代扶貧由“重數量”向“重品質”轉變。

從數量進度上看,扶貧任務已完成過半,貧困人群的整體生活水準有了大幅度的提高。扶貧“大廈”的框架已順利完成,接下來的重點就是對於內部細節的考量和雕琢。扶貧工作不能僅僅停留在扶貧群眾收入提高的層面上,而是要從經濟發展和社會進步的角度推進扶貧工作的進一步細化和深化。在地域發展上,要著重解決東西部發展不平衡、城鄉發展不平衡的問題;在產業發展上,要轉變農業生產方式,要加速一二三產業融合;在社會環境上,要強化綠色生態建設,要提高社會治理水準,全面提高貧困群眾的獲得感和幸福感。

二是新時代扶貧由“廣覆蓋”向“攻難點”轉變。

經過扶貧工作的持續推進,我國已有接近70%的貧困人口實現了脫貧致富。但是,剩下的30%貧困人口中有相當一部分是沒有勞動技能的貧困群眾以及老年人、病人、殘疾人等特殊群體,這部分人是“最難啃的硬骨頭”,成為了新時期扶貧工作的難點。下一步,我國的扶貧工作要從“大水漫灌”轉向“精准滴灌”,從注重全面推進幫扶向注重深度貧困地區攻堅轉變,扶貧工作要更加細緻,更有針對性。扶貧工作的有序推進要與社會保障的不斷完善相結合,將義務教育、基本醫療、住房安全等納入到扶貧工作的內容中,為特殊人群提供基本生活保障。

三是新時代扶貧由“富口袋”向“富腦袋”轉變。

扶貧不僅要“融資”,更重要的是“融智”。只有切實提高貧困群眾的自身發展能力,才能從根本上脫貧,從“伸手要”變成“伸手造”,使精准扶貧從“輸血”式生存向“造血”式發展改進。首先,要強化基礎教育,切斷貧困的代際傳遞。其次,要強化職業教育,提高貧困人群的生產技能。同時,也要加強“致富帶頭人”的引領作用,在實踐中學習,在實踐中尋找脫貧之路。

四是新時代扶貧由“短效應”向“可持續”轉變。

精准扶貧是一項長期的、動態的工程,要嚴格防範返貧現象的發生,要建立貧困地區的長效發展途徑。例如,打造貧困地區特色產業增強內生發展動力,實現可持續脫貧。同時,已脫貧群眾中還存在一部分“因故返貧”“因病返貧”和“因災返貧”等現象,加強對於特殊事件的關注,通過社會幫扶和救助幫助貧困人群渡過難關。

 “商業銀行+”:多角度合作式精准扶貧

多年來,郵儲銀行一直致力於探索精准扶貧的有效方式,堅持以開放的姿態助力精准脫貧,以合作促發展,以合作攻難題。積極探索“商業銀行+”的合作式扶貧模式,充分調動各級黨組織和政府、各方機構平臺、各個基層組織的積極性,找准各自在金融扶貧中的準確定位,通過優勢聯合,形成社會合力,最終達到“1+1>2”的金融扶貧效果。

一是“商業銀行+政府支持”。引入政府增信機制是緩解貧困人群抵押擔保難的有效途徑。郵儲銀行與國家農業信貸擔保聯盟合作,探索財政與金融協同支農模式,放大財政支農的政策效應,著力解決農業生產經營過程中的“擔保難”問題。同時,郵儲銀行借助“村兩委”的地緣優勢和組織優勢,讓其全程參與郵儲銀行貸款調查及貸後管理,有效解決農村地區資訊不對稱導致的資訊缺失和資產損失問題。

二是“商業銀行+產業引領”。郵儲銀行立足貧困地區的資源稟賦和產業優勢,開發不同的信貸產品,設計具有針對性的產品要素,按照“一縣一業、一行一品”的發展思路,通過信貸資金支持貧困戶發展地方產業,實現脫貧增收。例如,在山東推出“奶牛託管養殖”貸款,幫扶貧困戶學習養殖技術,獲取致富技能;在福建依託“山”(農林業)、“海”(海洋漁業)經濟特色,重點支持海水養殖、花卉園藝、漁船捕撈等13個當地特色產業。

三是“商業銀行+能人帶動”。在貧困地區要發揮黨支部戰鬥堡壘作用,郵儲銀行把村幹部、黨員、養殖大戶作為致富帶動能手,培育致富領頭雁,鼓勵引導他們創辦合作組織、專業協會等,為社員提供品種選育、養殖技術和市場銷售等服務,為農戶做貸款擔保人,同時負責農戶借款的用途審查和監督管理。能人帶動模式既提高了貧困戶的組織化程度,又為貧困戶提供了擔保和技術支撐。

四是“商業銀行+信用村鎮”。建設信用村鎮是營造貧困地區良好金融發展環境,實現整村脫貧的重要舉措。郵儲銀行持續與各級政府、人民銀行分支機搆溝通合作,共建縣域和農村信用體系,組織開展信使用者、信用村評定和創建。以信用創建推進扶貧小額信貸投放,保障貧困戶融資的可持續性,探索農戶信用小額貸款,不斷提升貧困地區金融服務水準。

 “商業銀行-”:科技創新為金融扶貧減負增效

貧困人群通常資金需求急、生產規模小、經營不規範、缺乏抵質押手段,金融服務成本高、風險大,給商業銀行帶來了諸多困難和挑戰,而科技手段的創新可以成為解決上述問題的重要手段,為商業銀行減少服務成本,縮短服務流程,實現金融扶貧的商業可持續發展。

一是便利服務管道。與實體網點相比,數位技術使得金融服務從“有形”轉向“無形”,使得資金供求雙方可以在網路平臺上完成資訊搜尋、定價和交易等流程,減少了對人員和設備的佔用,大幅降低了商業銀行的經營成本。郵儲銀行擁有15萬個助農取款點、10萬台自助設備以及功能齊全、安全便捷的個人網銀、手機銀行、微銀行等管道,構建了一個品種齊全、體驗優良的線上交易服務平臺。

二是簡化作業流程。貧困地區大多位置偏遠,客群分散,銀行服務人力成本高,服務效率低。郵儲銀行引入數位技術降低服務成本的同時有效控制扶貧業務風險。推行移動展業,通過移動智慧終端機進行資訊上傳核查,業務處理流程所需時間可縮短30%50%,實現當日申請、次日放款。推進信貸工廠專案,通過模型策略實現自動決策,通過標準操作實現集中處理,提高處理效率,甄別不良客戶,減少風險損失。

三是簡化產品流程。郵儲銀行利用數位化技術打造全流程、純線上的融資模式。與中國郵政旗下的郵樂網合作,根據農村電商客戶的經營資料推出“掌櫃貸”;針對個體工商戶,推出“E捷貸”,目前可以做到5分鐘內完成業務處理,1分鐘內實現資金到賬,24小時均可線上申請貸款。

產業帶動,政策支撐,多方聯動

針對精准扶貧中仍然存在的現象和問題,提出三點建議:

一是強化精准扶貧的產業帶動。

產業發展是脫貧之本、致富之源,能夠有效啟動貧困地區的內生發展動力,強化各類市場主體和貧困人群的聯動效應。在扶貧產業的發展上,要突出特色、突出規模、突出品質,以資源稟賦為基礎,以市場需求為導向,統籌生產發展和生態保護,實現貧困地區的整體可持續脫貧。

二是強化金融扶貧的政策支撐。

商業銀行的天然屬性是追求利潤最大化,而金融扶貧風險高、成本高、收益低,實現營收平衡難度大,扶貧業務通常具有公益性質。

例如,郵儲銀行針對建檔立卡貧困戶的扶貧小額信貸業務,內部資金轉移價格統一按照內部資金轉移定價FTP的五折計價,並在風險可控的前提下執行基準利率,給予貧困群眾充分的減費讓利。建議有關部門給予金融扶貧業務資金支持和稅收優惠,降低金融機構負擔,提高金融資源配置效率。

三是強化金融扶貧的多方聯動。

精准扶貧離不開多方合作和優勢互補,群策群力才能實現“看真貧、扶真貧、真扶貧”。要做到精准識別,需依靠農村地區熟人社會的特點,利用“村兩委”熟悉全村情況的優勢,建立相互監督機制,解決資訊不對稱問題;要做到精准幫扶,需依靠政府、協會、企業等機構平臺,資訊共用、風險共擔。建議有關部門對各方主體明確分工、明確責任、明確機制,多方聯動,合力推進金融扶貧。

摘自:《財經國家週刊》作者:中國郵政儲蓄銀行行長 呂家進

201803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