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服热线: 95580 | 信用卡客服:400-88-95580

“三创新”破解涉农贷款难贵繁

发布日期:2017-04-13

——邮储银行农村金融服务模式调查

 

右图通过“电商贷”,睢宁县沙集镇从手工打造,到现在实现规模化、全机器化生产。图为段氏家具有限公司工人对家具进行封边作业。本报记者崔国强摄

左图通过创新土地承包经营权抵押担保模式,山东省寿光市浩宇家庭农场年出种苗量达860余万棵,图为工人对茄子苗进行护理。本报记者崔国强摄

 

应用移动展业设备为农户带来便捷金融服务,农民可以在现场采集信息。本报记者崔国强摄

阅读提示

2017年中央一号文件明确提出,今年的目标是“加快农村金融创新、强化激励约束机制、确保涉农贷款投放持续增长”。我国农村地区对金融支持的需求较大,农业、农村、农民要发展实体经济,“金融活水”无疑是他们的迫切需求,但贷款难、贷款贵、贷款繁的问题一直没有得到完全解决。

近日,记者来到中国邮政储蓄银行江苏分行和山东分行,发现长期耕耘在农村金融前线的众多的邮储银行网点,正针对急需资金的涉农贷款者“量体裁衣”,创造出了多种实用的金融服务模式

创新担保模式贷款更简单

随着新农村建设的推进和农业产业化水平逐步提高,农村资金的需求主体、资金用途逐渐呈现多元化、大额化特点,传统的小额农贷已无法满足农村多层次的信贷资金需求,但是因为担保问题导致的贷款难仍然困扰着用户。

对外经济贸易大学金融学院副教授冯晓琦给《经济日报》记者分析了涉农贷款难的种种因素。农村经济具有周期性生产、缺少融资抵押物等实际问题,长期以来,银行基层网点受到信贷制度、人员管理制度、经营绩效考核制度等刚性制约影响,因此不难理解为什么金融支农力度“裹足不前”。一方面,现行银行信贷制度“家规严”。现行银行信贷制度规定“三农”贷款须提供有法律认可的资产抵押,而近年来出台的农村集体土地、林权抵押信贷政策仍然处在试点之中,这就成为农村经济实体融资发展的“绊脚石”;另一方面,“三农”信贷对客户的财务指标要求“标准严”。唯有流动资金周转快、盈利水平高、资产负债率低、产品竞争力强等指标同时达标,才能满足信用等级的评定要求,这形成了农村经济实体融资的瓶颈;此外,银行内部约束“规矩严”。农村贷款发放普遍实行“包调查,包管理,包收回,与绩效工资挂钩”的“三包一挂”绩效考核责任制,并配套推行“谁经办、谁负责、谁受罚”的终身责任追究制,捆住了银行基层网点直接从事“三农”信贷业务人员的手脚,银行从业人员宁愿少拿和不拿绩效工资也不愿承担涉农贷款的放贷风险,造成了涉农贷款难的局面长期得不到根本解决。

针对这个难题,信贷员们不断调研,设计出了新担保模式。

在江苏省南京市江宁区众彩物流市场,记者认识了2008年开始在市场从事干果食品批发生意的商户许女士,她拿出开心果、花生等干果热情地向顾客推荐。“我1994年就来南京啦,2015年以前资金都有限,销售额一直不行,邮储银行江宁支行推出‘商铺优先租赁权质押家庭农场专业大户贷款产品’,信贷员来我们市场举行座谈会,告诉我可以用商铺的优先租赁权和家里的两套房产共同做组合担保,申请贷款180万元,当时这笔贷款真是解决了我的燃眉之急。我用这笔资金增加了干货的备货量,销售额从2015年末的3000多万元增长到2016年末的4000多万元,现在我的流动资金需求又要扩大,已经向邮储银行申请增加贷款额度。”许女士说。

为了更好地为众彩物流市场内商户服务,邮储银行成立了专门的众彩服务团队,截至目前,众彩市场内授信商户达到176户,用信达到1.5亿元,这种弱担保措施帮助商户谋得了‘钱途’。”据邮储银行南京江宁支行副行长丁玲介绍,商铺优先租赁权质押家庭农场(专业大户)贷款产品的贷款对象主要是农副产品批发市场上,负责农产品购销等行业中达到一定规模的专业大户;从事种植、养殖、种养结合、农产品收购、加工以及农业相关的经营服务等行业达到一定规模的家庭农场、农民专业合作社以及专业大户。最高额度可达500万元,贷款利率与同行业相比处于较低水平,解决了这部分用户的资金需求,激发了他们的积极性。

山东省寿光市纪台镇被誉为茄子之乡,大棚种植面积达1.4万亩,茄子种苗有着庞大的市场需求。经营者王洪亮通过租赁村中流转的土地,打造出了一家专业从事种苗培育、销售、现代农业观光于一体的专业化家庭农场——寿光市浩宇家庭农场。据王洪亮介绍,在2012年以前面临扩大经营规模缺少资金的问题。邮储银行山东分行根据浩宇家庭农场实际情况,创新出了土地承包经营权抵押的担保模式。“我们尝试以土地未来的收益权作为抵押物的农民贷款模式,以各县政府成立农业物权融资公司为平台,物权公司为农民提供担保,若发生逾期,农民自愿将土地流转至物权公司,物权公司将土地挂牌上市流转,用于偿还银行贷欠款。”邮储银行山东省分行三农金融部总经理马洪生如是说。

据了解,邮储银行向浩宇家庭农场发放了一笔50万元的家庭农场贷款,浩宇家庭农场销售收入由原来的不足百万元达到现在的900万元,扩大了经营规模,让土地的价值在农民手中得到充分利用,不少农民纷至沓来咨询贷款业务,当地大棚次第运转。

创新产业信贷利率更优惠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要降成本、补短板,在金融支持实体经济上有重要意义。为了补上实体经济发展中资金短缺、利率优惠没有落到实处的“短板”,产业信贷新产品的优势得以发挥。

位于江苏省徐州市的睢宁县沙集镇,曾经是全国有名的“垃圾村”,来自全国各地的废旧塑料、钢材在此分解、回收。邮储银行睢宁支行根据电商行业需求,设计出“电商贷”产品,已帮助睢宁县电商企业完成包括木材销售、油漆配件、物流运输在内的完整产业链。沙集镇通过大力发展电子商务,已成为典型的在互联网经济形势下成长起来的特色乡镇。

沙集镇东风村村民段亮从2009年开始,开办沙集镇段氏家具有限公司经营家具电商生产,是沙集镇最早经营家具电商代表。现在他的家具单品在天猫全网排名前10。说起如何成为主流电商平台的成功电商,段亮很感慨。“我从2009年开始做家具电商,初始由于资金少,采用家庭作坊的生产模式,自己生产、喷漆、包装、发货,2015年和2016年12月,邮储银行分别给我两次50万元授信用于标准化厂房建设、购置机器设备,现在厂房面积已有4000平方米,年销售额达到了1500万元。”

电商贷”是怎样设计出来的呢?邮储银行从2014年起通过对沙集镇电商群体逐一上门走访调研,为客户编制资产负债表、损益表,分析年度经营发展情况,针对客户实际情况,设计推出“电商贷”产品。单户“电商贷”授信额度可达100万元,授信额度支用期最长为1年,同时实行年利率5.6%左右即低于一般贷款利率的优惠政策,产品推出后在沙集镇电商市场广受欢迎,从而孕育了经营资产达到百万元以上的100位客户,其中有50位客户年销售超过500万元;10位客户成为天猫、京东等主流电商平台销售榜的前10或100名等新兴的网商群体,带动了区域脱贫和经济转型。

山东省三星集团的主导产品主要包括玉米油、稻米油等厨房健康食品,邮储银行与三星集团开展农业产业链贷款项目合作,加强产业链客户开发,成为为三星集团上下游客户提供金融服务的“源头活水”。目前邮储银行在支持三星集团经营发展同时,为上游玉米种植、加工、收储、运输户,和下游经销商、中央厨房设施,直至进入餐桌的全产业链提供金融服务;全面支持三星集团开展玉米油、稻米油等厨房健康食品的生产研发,以带动去库存,促进深加工,提高附加值,提升了农产品质量和食品安全水平。

冯晓琦认为,和“贷款难”不同的是,“贷款贵”的困难具有一定的隐蔽性。现实中,涉农贷款利率基本在8%~9.3%之间浮动。虽然贷款利率标榜着“实行优惠”,但是现实中,很少有农民真正能享受到优惠利率;银行之间可能会观望其他行的优惠利率而亦步亦趋,就让涉农贷款利率优惠一直不能落到实处。

此外,“统计口径”导致的涉农贷款利率问题也很突出。据冯晓琦介绍,农村企业贷款全部为涉农贷款,而城市企业贷款只有直接从事农业生产活动及对农业产前、产中、产后等环节提供支持的贷款才能认定为涉农贷款,二者在统计口径上存在较大差异,导致将部分城乡接合部、城市来农村投资企业的涉农贷款排除在涉农贷款之外,也会影响涉农贷款的利率优惠能否落到实处。

创新作业模式服务更高效

通过邮储银行移动展业信贷模式,原来需要交一堆纸质材料,还得跑很远找到能办理贷款的网点,现在方便了,只需要拍照上传我的资料,就可以给我定位,现场调查可以录音,直接查我的征信报告,贷款时间可以大大缩短。”南京市市民钟子明说。

的确,贷款程序繁琐的问题长期困扰涉农贷款者,而邮储银行江苏分行从2016年下半年开始在南京市、南通市推出的“移动展业信贷”作业模式解决了贷款者头疼的“贷款繁”的问题。利用PAD等移动电子设备,实现贷款客户调查的位置定位、拍照上传、录音、调查内容记录等功能,使用范围覆盖农户贷款和小微企业贷款,有效提升了服务质量。

据悉,2014年起,邮储银行开始在福建、河北等地开展移动智能终端金融服务试点,目前已在全行范围将移动展业模式推广到全国。运用移动展业模式,信贷员仅需一台移动智能终端(PAD),就可在田间地头实现信贷现场调查、实地拍照、信息上传、实时在线审批等功能,就可以完成现场调查,实现当日申请、次日放款,既提高了作业效率,又降低了服务成本。

据邮储银行江苏省分行产品研发中心主任吕硕磊介绍,邮储银行正主动适应移动互联网和大数据时代的发展趋势,建立网贷平台,与银联、税务、核心企业和电商平台联网对接,判断贷款客户信用程度,通过大数据分析,让信用良好客户凭借个人信用快速获得贷款。

因为真真切切想帮助涉农贷款者渡过难关,所以我们根据地方产业特色研发产品,不断加快特色支行建设。”中国邮政储蓄银行江苏省分行三农金融部总经理张大江道出了自己的“初心”,“深入推进三农金融事业部改革,加快产品和服务创新,积极探索业务发展新模式,切实加大金融扶贫力度,才能够有效提升农业现代化服务水平,切实服务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使创新活水源源不断。”

(摘自:经济日报)

2017年4月1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