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服热线: 95580 | 信用卡客服:400-88-95580

发展机遇与挑战并存 小微企业发展仍需政策扶持

发布日期:2016-06-20

 郭田勇 中央财经大学金融学院教授

从最新公布的各项经济数据看,整体基调稳中有升,宏观经济继续运行在合理区间。工业增加值增速继续小幅放缓,固定资产投资基本持平,楼市虽然供应量出现回落,但是全国房价仍有加速上行的趋势。同时,投资和消费结构优化,经济增长的新动力加速成长,为下半年经济增长蓄积了正能量。

从外部环境来看,5月份联合国发布《2016年世界经济形势与展望》指出,全球经济下行压力仍然较大。全球的经济活动仍未见起色,预计2016全球经济生产总值将仅增长2.4%,与2015年持平;较2015年末发布的预测下调0.5个百分点。在IMF下调全球经济增长率的同时,世界贸易组织(WTO)把2016年度全球贸易增长率下调到2.8%。全球经济体总需求的持续疲软将继续拖累全球经济增长。同时,大宗商品价格持续在低位徘徊,财政和经常账户的日渐失衡以及政策的进一步收紧为非洲、中亚和拉美及加勒比地区等依赖大宗商品出口经济体的发展前景带来了负面影响。此外,在许多发展中国家,恶劣的气候环境、政治形势的挑战和资金的大量外流也加剧了这些负面效应的影响。发达国家中,美国5月制造业采购经理人指数(PMI)值为51.30,高于预期值50.30,意味着美联储加息的可能性确实在提升,这将利多美元,利空美股、美债、大宗商品以及其他非美资产,对我国宏观经济带来一定的挑战。同时,由于发达国家对我国的低端锁定,新型经济体的竞争挤压,中国制造受到了严重挑战;同时我国也面临着低端产品严重过剩、高端产品严重短缺的产业结构问题,外部的宏观经济环境较为严峻。

从国内经济形势来看,长期来看,一些利好政策效果的释放或将支持经济企稳回升,具体来说,积极财政政策有望持续发力,减税降费政策将在二季度进入落实阶段,6000亿减税规模的“营改增”也已于5月1日全面启动,减税力度超前;二季度开始,供给侧改革背景下“补短板”措施如扶贫和棚户区改造、民生基建、环境治理等,以及“去产能”政策下的化解过剩产能财政专项资金支持等也会相继下拨,这将极大地缓解地方财政压力,力促经济稳定增长;5月各线楼市的销售虽普遍降温,考虑到房地产投资相对销售的滞后性和开发商热情高涨,预计房地产投资将继续回升,稳增长下基建投资将继续保持较高增速。但从短期宏观经济数据来看,2016年5月份,中国制造业采购经理指数(PMI)为50.1%,与上月持平,连续三个月位于扩张区间,中国非制造业商务活动指数为53.1%,比上月小幅回落0.4个百分点,与去年同期基本持平,非制造业继续保持稳定增长态势。4月份工业和投资增速双双逊于预期,同时,受销售增速回落、投资收益由升转降、营业外净收入增长放缓等主要因素影响,4月全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利润同比增速回落至4.2%,较3月下降6.9个百分点,表明中国经济仍面临较大下行压力。人民币外汇储备维持温和回升,人民币币值较为稳定。虽然日渐清晰的人民币汇率决定模式发挥了稳定预期的作用,但是未来几个月美联储还是存在着较大的升息可能,人民币贬值的风险依然存在。

小微企业的运行离不开宏观环境。在目前中国宏观经济下行的大环境下,小微企业的生存发展也面临一定挑战。2016年5月份,“经济日报-中国邮政储蓄银行小微企业运行指数”为45.9,较上月下降0.3个点,降幅较上月扩大0.2个点,表明本月小微企业市场运行情况依旧不容乐观。从各分项指标指数来看,总体呈现下降态势,除了成本指数上升0.6个点之外,市场指数为43.2,较上月下降0.5个点,降幅较大,表明市场需求在上月小幅提升后又开始呈下降态势;绩效指数为45.2,下降0.4个点,反映了企业运营成本虽然得到了一定的控制,并且经营效益不佳、盈利能力依旧较弱;融资指数为49.6,较上月下降0.1个点,表明小微企业的融资需求有所下降,融资难度依然较大,政府可以从结构性减税和普遍性降费两个方面进一步减轻小微企业的负担;风险指数为51.1,下降0.5个点;信心指数为47.4,下降0.1个点,表明小微企业的经营风险在增大,小微企业主的市场信心在减弱,这对小微企业的运行埋下了隐患;采购指数为45.2,较上月下降0.4个点;扩张指数为45.2,下降0.5个点,说明在市场需求下降的态势下,小微企业也主动缩减规模,减少采购开支等,使小微企业经济进一步下滑。

从小微企业六大区域运行指数来看,总体呈现区域“北升南降”的分化加剧态势,其中表现较好的三个地区,华北地区小微指数为45.1,上升0.1个点;东北地区为44.4,上升0.2个点;西北地区为43.3,上升0.1个点,从细分的市场指数、采购指数、绩效指数和扩张指数都出现了不同幅度的上升,表明北方地区市场表现较为景气,在政府政策的刺激下,北方小微企业生产规模得到扩张,经营效率得到一定提升。而华东地区为46.8,下降0.3个点;中南地区为48.8,下降0.4个点;西南地区为46.2,下降0.3个点,从细分的指数来看,除了成本指数没有出现下降外,其他指数基本都出现了不同幅度的下降,表明这三个区域市场情绪比较低落,在投资者悲观的预期下企业的扩张规模受限,生产效率下降,总体表现不佳。

从小微企业各行业指数的表现来看,七大行业小微指数呈现下降的态势,除住宿餐饮业外,其他行业小微企业指数均出现下滑。表现比较乐观的是住宿餐饮业,小微企业运行指数为49.2,较上月上升0.5个点,主要由于业务量和服务价格的同步提升,以及物流、营销成本的下降所带动。三个降幅相对较小的行业为农林牧渔业小微企业运行指数为44.8,较上月下降0.1个点;服务业小微企业运行指数为46.5,较上月下降0.3个点;批发零售业小微企业运行指数为48.4,下降0.3个点。三个降幅相对较大的行业为交通运输业小微企业运行指数为45.8,下降0.7个点;建筑业小微企业运行指数为45.4,较上月下降0.6个点;制造业小微企业运行指数为43.8,较上月下降0.4个点,从细分的三级指标看,出现大幅度下滑的主要原因是由于需求量在下降,供给层面价格呈现下降趋势,而人工、采购等成本在逐步上升。这三个行业均与我国投资密切相关,小微企业资金面偏紧的态势依旧没有得到根本性改观,这些行业的企稳和回升是带动小微经济复苏上行的关键,需要继续出台相关政策进行支持。

基于上述的分析,中国宏观经济在积极的财政政策下出现短期的回暖,制造业投资结构继续改善,消费升级类商品销售向好,宏观经济继续运行在合理区间。但是在全球经济体对我国的低端锁定下,中国制造业将受到严重挑战,这对处在传统产业边缘的小微企业影响将更加巨大。5月份的小微企业指数的下降表明小微企业的生存发展依旧不容乐观,在中国经济整体趋于平稳,经济增长的新动力加速升级的同时,也要注意挖掘小微企业的盈利增长点,优化小微企业各行业的投资和消费结构,兼顾区域间平衡发展,出台相关政策大力扶持小微企业的发展。